遇乐棋牌

过秦楼·藻国凄迷

[宋] 吴文英
藻国凄迷,麹澜澄映,怨入粉烟蓝雾。香笼麝水,腻涨红波,一镜万妆争妒。湘女归魂,佩环玉冷无声,凝情谁诉。又江空月堕,凌波尘起,彩鸳愁舞。还暗忆、钿合兰桡,丝牵琼腕,见的更怜心苦。玲珑翠屋,轻薄冰绡,稳称锦云留住。生怕哀蝉,暗惊秋被红衰,啼珠零露。能原注去声西风老尽,羞趁东风嫁与。
分类标签: 描写荷花
【注释】:
芙蓉为荷花的别称,这是一篇借咏荷花抒发词人对如花女子的追忆之情。同时,着重表达她一生的哀怨。“藻”为水生植物。荷池中飘浮着青绿色的萍藻,充满清冷的色调 ,景色迷茫 。“麴”为黄桑色,“麴澜”即青黄色的水波 。这是“藻国”,也是芙蓉生长的地方 。“怨”字为全篇主旨。月夜里池上的“粉烟蓝雾”具有梦幻般的效果。这奇幻的彩色烟雾,作者遐想为在“藻国”的仙子的积怨所致,所以是“怨入粉烟蓝雾 ”。唐代杜牧《阿房宫赋》写宫女们梳妆的情形:“绿云扰扰,梳晓鬟也;渭流涨腻,弃脂水也;烟斜雾横 ,焚椒兰也。”词中的“香乱麝水,腻涨红波”是想象怨女的美艳出众。这里隐含着芳魂月夜归来 ,冤魂不散的意思,造成悬念。“湘女归魂”乃用唐代陈玄《离魂记》倩女离魂的故事。倩娘因其父张镒游宦住在湘中的衡阳,为爱情不遂而离魂追赶所恋者,私相结合。
古时妇女们行走时总是环佩丁冬的,湘女归魂却是“佩环玉冷无声 ”,有形无声,鬼气阴森,两句援用杜甫《咏怀古迹》“环佩空归月夜魂”,字面有变化。“凝情谁诉”,是她一腔悲苦,无人可诉的痛苦情状。“江空月堕 ”使凄迷的藻国更加暗淡清寂 。由于怨情无可告诉 ,湘女遂趁月落之时起而愁舞。“凌波尘起”是融化曹植《洛神赋》的名句“凌波微步,罗袜生尘 ”。凌波,形容女子的步态轻盈;生尘,是说走过的水面如有微尘扬起 。“彩鸳”指代绣鞋,同时又借指女性。这里的“彩鸳”自然是湘女的归魂了。她在池边带着愁容,以舞蹈发精神抒积怨。“江空月堕,凌波尘起 ,彩鸳愁舞”,很成功地描绘了一个怨女忧魂的精神形象,但由词题又使人们联想到荷花在风中摇舞的形象,紧扣题面。
词的下阕拟托湘女的语气抒情。过变的“还暗忆”是转折 ,引起对当初情事的追溯。“钿合”是镶嵌金花的盒子 ,为古代男女定情信物:“定情之夕,授金钗钿合以固之”(《长恨歌传》)。“兰桡”借指木兰舟。“丝牵琼腕 ”,谓以红丝或红纱系于女子手腕上,亦为古代男女定情的标志。“的”为古代妇女一种面饰,即以红色点饰在面颊上 。“见的更怜心苦”,为双关,乃乐府民歌的一种表现手法。“的”,也是莲子,又写作“菂 ”。“怜心苦”即“莲心苦”。以此切合题面。这几句回忆旧事,意为在舟上定情,结为同心,见到她之“的”饰而更生怜爱 ,同时也留下难言的遗撼。当初便在“玲珑翠屋”留住,记得那时她还身着“轻薄冰绡 ”。这此情景都是难忘的 。咏物须不离物性,词中的“丝牵 ”与藕丝 、“心苦”与莲心、“翠屋”与荷叶都极切合词题。她的情事始终笼罩着不幸的阴云 ,耽心好景不长,秋风一到,便红衰翠减,“啼珠零露 ”。北宋词人贺铸咏荷的《踏莎行》有“当年不肯嫁东风 ,无端却被西风误”。吴文英反用贺铸词句之意结尾,“能西风老尽,羞趁东风嫁与”,表现了湘女高傲忠贞的品格。“能”字下原注云“去声”,意即“宁可”之“宁 ”。宁愿在西风中老去,羞于像桃李那样趁逐春光 、嫁与东风,这又恰似荷花的命运了。全词处处不离荷花的物性 ,同时又处处在写人 。读后真难辨作者是在状物还是写人。显然作者是借咏荷寓寄个人情怀,否则难以写得如此情辞恳切、哀怨动人。
这首《过秦楼》恰体现梦窗词的语言华丽、富于雕饰的特色。词语具有鲜明色彩感,一首中用了表示色彩的“麴”、“粉”、“蓝”、“红”、“彩”、“翠”、“锦”等字,着色瑰丽 ,真如七宝楼台 。华美的词语都是经过词人精心雕琢的,如“藻国”、“麴澜”、“麝水”、“彩鸳”、“琼腕”、“翠屋”、“秋被”、“零露”等。词语处处可见雕饰痕迹,加上着色浓重,因而有雕缋满眼之感。梦窗词的语言最有个性,如果以“天然去雕饰”的审美原则来评价梦窗词,自会采取否定的态度,但艺术给人的美感总是丰富多样的。梦窗词华美秾丽的形式蕴藏着真挚深厚的激情,形成了独特的艺术风格,故为词苑不可缺少的一株奇葩。

吴文英

吴文英(约1200~1260),字君特,号梦窗,晚年又号觉翁,四明(今浙江宁波)人。原出翁姓,后出嗣吴氏。《宋史》无传。一生未第,游幕终身。于苏、杭、越三地居留最久。并以苏州为中心,北上到过淮安、镇江,苏杭道中又历经吴江垂虹亭、无锡惠山,及茹霅二溪。游踪所至,每有题咏。晚年一度客居越州,先后为浙东安抚使吴潜及嗣荣王赵与芮门下客,后“困踬以死”。

有《梦窗词集》一部,存词三百四十余首,分四卷本与一卷本。其词作数量丰沃,风格雅致,多酬答、伤时与忆悼之作,号“词中李商隐”。而后世品评却甚有争论。

推荐诗词

黄陵庙(唐·李群玉)

小姑洲北浦云边,二女容华自俨然。野庙向江春寂寂,
古碑无字草芊芊。风回日暮吹芳芷,月落山深哭杜鹃。
犹似含颦望巡狩,九疑愁断隔湘川。

嘏辞(先秦·先秦无名)

皇尸命工祝。承致多福无疆。
于女孝孙。来女孝孙。
使女受禄于天。宜稼于田。
眉寿万年。笏替引之。

杂感(唐·鲍防)

汉家海内承平久,万国戎王皆稽首。天马常衔苜蓿花,
胡人岁献葡萄酒。五月荔枝初破颜,朝离象郡夕函关。
雁飞不到桂阳岭,马走先过林邑山。甘泉御果垂仙阁,
日暮无人香自落。远物皆重近皆轻,鸡虽有德不如鹤。

邻里相送至方山(南北朝·谢灵运)

祗役出皇邑,相期憩瓯越。
解缆及流潮,怀旧不能发。
析析就衰林,皎皎明秋月。
含情易为盈,遇物难可歇。
积疴谢生虑,寡欲罕所阙。
资此永幽栖,岂伊年岁别。
各勉日新志,音尘慰寂蔑。

武威送刘判官赴碛西行军(唐·岑参)

火山五月行人少,看君马去疾如鸟。
都护行营太白西,角声一动胡天晓。

逢侠者(唐·钱起)

燕赵悲歌士,相逢剧孟家。
寸心言不尽,前路日将斜。

扬子江(宋·文天祥)

几日随风北海游,回从扬子大江头。
臣心一片磁针石,不指南方不肯休。

经下邳圯桥怀张子房(唐·李白)

子房未虎啸,破产不为家。
沧海得壮士,椎秦博浪沙。
报韩虽不成,天地皆振动。
潜匿游下邳,岂曰非智勇。
我来圯桥上,怀古钦英风。
惟见碧流水,曾无黄石公。
叹息此人去,萧条徐泗空。

太平堤行(明·皇甫汸)

太平门外古崇堤,嘉树扶疏夹路垂。
负郭尽为芳草地,沿湖直绕白云司。
当时王贡总仙才,况是承恩北阙来。
御史府中乌半宿,尚书门下骑双回。
青山几度朝陵节,玄水曾流袚洛杯。
鸣珂再过平沙道,问舍多为后来少。
已看奏赋甘泉宫,每忆传诗临海峤。
惊心岁序易经春,举目湖山宛自新。
含香不睹游兰客,息影徒逢爱树人。
由来聚散皆无定,欲寄相思那可因。

鸳鸯湖棹歌 之六十二(清·朱彝尊)

青粉墙低望里遥,红泥亭子柳千条。
郎船但逐东流水,西丽桥来北丽桥。

相关作者
相关诗词